展開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門戶 消費品 IT服務 查看內容
  • QQ空間
  • 回復
  • 收藏

抖音快手上的假空姐那么火,是因為制服誘惑嗎?

寒煙夢汝 2021-3-29 00:16 567人圍觀 IT服務

不知何時開始,社交平臺上出現了許許多多的“空姐”。她們穿著制服,拍攝背景往往是機艙內部,三百六十度向粉絲展示空姐這一職業的生活:炫耀奢靡的私生活、教大家空姐的禮儀、如何通過外表辨別有錢人…….

你以為這是因為疫情讓航空從業人員們擁有了更多空余時間?不不不,社交網絡上過高的空姐含量很難不指向一個事實:在抖音快手里打著“空姐”旗號圈粉無數的網紅,很多都是假冒的。

在短視頻平臺搜索“空姐”,你可以往下翻出幾十頁的用戶,只是為什么不是其他的人設,比如全職富太?比如護士?偏偏是空姐?

有一說一,空姐確實會給人以遐想,除了膚白貌美大長腿,空姐還有其不可替代的優勢:

無論如何,只要作為空姐本姐,就已經是肯定了自身的綜合素質。和網紅相比,經過航司嚴格篩選后的美貌照騙幾率更??;從經濟角度來講,假扮空姐的成本更低。和幾萬塊的包包相比,兩三百一套的制服當然更香;從未來發展的角度,空姐這一職業的特殊性,也可以讓她們隨時“失聯”,機動性更強。

更重要的是,假冒警察顯然一不小心就會被真警察找上門;假冒護士,需要一定的專業知識;只有假冒空姐風險最低——畢竟真正的民航人都在苦哈哈的工作著呢,更何況航司那么多,不打著某家航司的旗幟招搖撞騙,輿情監控也管不到自己的頭上來。
低門檻、強光環的高性價比,大概就是許多人假扮空姐的原因。

一些人也確實靠著空姐人設吃到了福利。

快手曾有一位用戶@落地小公舉,打著空姐的名號,用“喝醉后的空姐”、“空姐教你怎樣炫富”等聳動的標題吸引了三十萬粉絲關注。即使她的錯誤非常明顯,一會兒穿著廈航制服一會兒穿著阿聯酋制服一會兒又自稱自己是南航空姐。

擁有218萬粉絲的抖音博主@大瑩子 在簡介里自稱抖音第一“空姐”,也以空姐的人設發布視頻,但她同時也會在作品里澄清:本人并不是真正空姐。以己之矛,攻己之盾,堪稱當代吊詭現象。

除了這些蹭空姐熱度的用戶,還有一些真假難辨的李鬼們。她們會聰明地在簡介上特意標注:前空姐,現已離職;然后以資深前空姐的身份來“揭秘”。這類視頻大多是穿著制服在同一個場景里的獨角戲:

“空姐為什么都會嫁給有錢人”
“哪個航空公司的空姐最好看”
“如何要空姐的微信”
……

這些視頻滿足了大眾對空姐這一職業的窺私心態,只不過是真是假,不是業內人士確實也無法分辨。

當然,空姐并不是唯一被冒充的空中職業。民航圈子里有一句話:假空姐騙錢,假飛行員騙色。飛行員也是男性李鬼們最愛扮演的角色之一。和空姐相比,飛行員的光環對女孩兒來說甚至更大,這個職業算得上是鑲著金邊:工作體面、高收入、外貌身高不俗,還有云端之上的眼界,簡直是站在了兩性關系鄙視鏈的最頂端。

只是假扮飛行員的男生們需要付出更大的成本。除了一套便宜的制服,他們還需要去自費體驗一次飛機模擬器,在“機艙”中留下珍貴照片,佯裝自己是云端上飛行的人,才能多少讓自己的假身份,有一些說服力。

那么問題來了,為什么假空姐會在社交媒體上泛濫呢?

當然是因為大家愛看??!

時間倒退五十年,飛機剛開始商用的時候,航空公司選擇了美麗女性來做乘務員,以減少飛機發動機帶給乘客們的焦躁;而當時只有社會名流才能使用這種交通工具,為了稱得上他們的身份,也為了吸引更多乘客,航司們爭相挑選更美的女性。

從外表到體重到儀態,篩選的嚴格程度不亞于如今選上女團/考上哈佛。雖然隨著航空的發展,航司們早已不再使用這個套路。但空姐還是屬于美女濃度極高的群體,她們的形象也滿足了許多男性對理想伴侶的想象:

外表上美貌端莊四肢纖細,永遠細聲細語溫柔可親,不管你再怎么發脾氣她們都寬容以待。她們還有體面的工作不菲的薪資不菲,滿世界旅行,過著許多人都羨慕的生活。

誰不想要一個這樣的對象呢?即使找不到,在網上看看她們也是極好的。

于是一波接一波的“空姐”們應運而生,帶著大眾的期許在社交平臺上事無巨細分享她們的生活。

前面我們也說過了,空姐Cosplay的成本極低,在淘寶購買一套喜歡的航司制服,有需要的話再去閑魚購買一本假證,梳好頭發,換好衣服,打開視頻,一個“空姐”誕生了。

值得一說的是,通過某寶的銷量我們可以看出,南航東航等知名航司的制服更受歡迎,不知是因為辨識度較高,還是空姐圈子里也有一條航司鄙視鏈?此外,海航在巴黎時裝周聯合著名設計師勞倫斯許發布的第五代制服(海天祥云),也憑借其獨特青花瓷風格贏得了不少“空姐”們的青睞。

你當然也可以把大眾對空姐的癡迷歸結為制服誘惑,不過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護士服、警服等制服多以cosplay服裝的名義進行銷售,但在某寶和閑魚上我們看到的銷量較高的空姐制服卻大多是二手服裝,有的還特地標明是自己穿過的。

不過有趣的是,我們發現大眾的“空姐情結”也需要顏值作為基礎——只要在id里加上空姐二字+一張美貌頭像,即使沒有作品也可以吸引幾萬十幾萬粉絲;而一旦博主露出真容,被粉絲們發現其并沒有空姐該有的美貌時,關注人數則斷崖式下跌。

當然,人們之所以熱衷于在社交媒體上圍觀空姐的生活還因為這個職業自帶的性暗示意味。畢竟提到空乘圈,大概不少人第一個想起的形容詞就是“亂”。

事實上,也不怪吃瓜群眾們浮想聯翩,近年來確實有不少空姐都曾經被曝出過性丑聞。去年11月,英國一家航空公司的空姐在臉書上開通賬號,發布多張機上拍攝的“制服誘惑”照片。通過宣傳照吸引到潛在客戶后,她在網上以25英鎊的價格出售自己的內衣,還明確表示如果價格到位,自己可以提供一對一的空中“成人娛樂”服務,為乘客提供不一樣的飛行體驗。

上世紀航空公司的性感廣告
日本空姐也曾被外媒爆出因疫情減薪而轉向出售色情服務的丑聞,據“東京記者”網站報道,這些空姐表示,她們90分鐘可收取300至450英鎊不等。研究報告更是稱,在接受調查的718名匿名空姐中,21%的空姐承認自己“在飛行途中與同事發生過性關系”,14%的人表示曾與乘客發生過性關系。
就像網上層出不窮的炫富視頻最終是為了引流帶貨一樣,假空姐們費盡心思在社交媒體上假扮空姐自然也不僅僅是為了收獲點贊。
直播帶貨、海外代購都是常見的變現方式,畢竟每天都出入各大國際機場,幫大家買點東西(順便賺點代購費)當然是灑灑水啦。
2017年,一位名叫張麗(化名)的女士就自稱是空姐,在一個高檔小區門口開了一家代購店,向顧客銷售“RAPPOLO Malvasia Dolce”葡萄酒、“ORSOVit”意大利小熊糖等10余種食品以及標識“超浸透3D”面膜等數種化妝品。被警方查獲后,當事人才承認自己并非是空姐,只是一名地勤工作人工,打著“空姐”的噱頭只是為了吸引顧客,所賣的貨品也都并非是免稅店購買的。
所以對于廣大網友們來說,看看視頻沒問題,真的要找空姐代購的話,還是需要謹慎一點。
也有人憑借這個人設進行著一些更為隱秘的地下交易。很多假空姐通過視頻吸引粉絲加微信以后,就會向他們售賣自己的私密物品:從空姐制服到穿過的絲襪、內衣。
除非做到頂級網紅,帶貨能帶來的收入畢竟是有限的,更“有頭腦”的空姐則選擇加上粉絲的微信,成為他們的網聊女友。近年來,假空姐通過網戀詐騙的新聞已經屢見不鮮,詐騙數額少則五六千,多則幾十萬。2008年初,廣州一名42歲的家庭主婦張某在社交媒體上將自己包裝成一位妙齡空姐,和生活在南寧的秦某開始了一段長達九年的網戀。九年間,張某多次用自殺威脅,前后從秦某身上騙取了近70萬元,其中僅僅是轉賬就有近60萬元。
也有人不打情感牌,選擇利用人性中的貪婪來進行詐騙。2019年,深圳警方曾破獲一起案件,當事人琪寶自稱是一名空姐,告訴受害人阿宙加入國際航協成為會員就能獲得免費旅游的機會。加入后不久,阿宙就接到通知,有免費去普吉島旅游的機會,只要每人交3萬元押金,且旅游回來后押金可以全部退還。阿宙交了6萬元押金后,2016年初帶朋友去普吉島旅游了一圈,回來后6萬元押金也全部退回來了。
贏得阿宙的信任后,琪寶又讓他拉了自己的好幾個朋友、親戚進入國際航協,還假稱只要他們繳納一定的保證金,航空公司就能免費贈送10臺蘋果手機給他們。受害人們按照要求將保證金轉給琪寶后,琪寶便開始找種種理由拖延,最終因頂不住大家催債的壓力而投案自首。經審計,琪寶共騙取了980萬元,受害人有41人之多。更離譜的是,這個自稱空姐的人在現實生活中一個男性無業游民,所謂的“國際航協”、“免費旅游”等等,都是他憑空捏造出來的。
假空姐的泛濫一方面使得越來越多的人受害,另一方面也讓真正的空姐、民航圈十分困擾。假空姐利用這個身份在網絡上招搖撞騙讓很多真空姐擔心圈子在大眾中的刻板印象會越來越嚴重、口碑會越來越差。一位空姐在接受《男人裝》采訪時就曾提到過這個問題:“我好像當了一個假空姐,那些‘真’空姐都在游山玩水開豪車,我們南航在苦逼訓練?!?/section>
實際上,就算沒有扎堆出現的假空姐、假空乘,在航空業近百年的發展中,空姐們早就已經開始努力打破大眾認知中對于這個職業性感、美麗的刻板印象。在1960年代,空姐還是“性感”的代名詞,性暗示甚至成為很多航空公司的營銷手段,不僅讓空姐制服越來越短,有公司甚至打出“你老婆知道你在跟我們一起飛嗎?”這樣的廣告文案來吸引顧客。為了符合公司的要求,很多空姐在入職時就需要做出“不婚不育”的承諾,但就算如此,只要她們長胖、變丑,甚至只是皮膚出現一點問題,就可能會遭遇被開除的命運。
1960年代末,隨著女權運動的興起,越來越多的空姐受夠了公司越來越夸張的情色宣傳,開始進行罷工抗議。1972年,空姐女性權利組織成立,組織成員會教空姐識別性別歧視,鼓勵她們用法律保護自己。
到70年代中后期,女性旅客和家庭出行的占比越來越大,性感空姐的營銷也逐漸失效。80年代開始,空姐的制服越來越回到了端莊典雅的美,從突出身材曲線的性感短裙慢慢變成了寬松優雅的西裝,裙子的長度也改到了膝蓋上下。
在歐美國家,為了打破空姐這個行業的年齡歧視,越來越多的航空公司開始啟用“空嫂”、“空奶奶”,衡量空姐好壞的標準也從顏值高低變成了服務質量的好壞。就連英文中的空姐“stewardess”一次,現在都被納入了政治不正確的名單,取而代之的是乘務員“flight attendant”這樣的中性詞。
偏見的消除絕非一朝一夕的努力可以達成,但大約只有整個行業、甚至是整個社會團結起來的時候,關于空姐這個職業的刻板印象才能被慢慢消除吧。就像阿根廷一家航空公司在遭到男乘客吐槽“空姐為什么越來越丑”的時候的回復一樣:“偏見不會飛翔,我們把它留在了地上?!?/section>

參考資料:

新男人裝:抖音上有多少假空姐?

看客:空中情人消亡史

The Atlantic: The declining hotness of flight attendants

撰文:Echo&ttt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