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門戶 消費品 IT服務 查看內容
  • QQ空間
  • 回復
  • 收藏

從方力鈞到土豆王國,他們都在抖音創作藝術

寒煙夢汝 2021-3-29 17:41 361人圍觀 IT服務

經常用抖音的人都知道,抖音的LOGO核心構成就是一個跳動的音符。

據介紹,抖音logo的創意靈感就來自電波干擾后出現的眩暈視覺效果,像是一種“故障藝術”。

所以,抖音歷來與音樂、藝術是分不開的,在4年多時間里,聚集起大量的藝術創作者群體。這當中,有知名藝術家和機構、專業的藝術從業者、觀察者,還有普通的藝術學習者、愛好者。他們用作品讓更多人看到生活的多樣、美好和不同的可能。

藝術家可能就在關注列表里

在抖音上,方力鈞鄭重其事地發了三條自我介紹。

但他所創作的光頭形象,早已成為中國當代藝術一個經典的符號,即使不知道他名字的普通人,大概率也看過他的“光頭”畫。方力鈞是在國際藝術舞臺中最具知名度的中國畫家之一。公開報道顯示,其單幅作品曾賣到5948萬港幣。

方力鈞算得上是少年成名。他1989年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版畫系,1993年,他的“光頭”畫登上美國《時代周刊》封面,作品參加了著名的威尼斯雙年展。

方力鈞的圖象世界奇異怪誕,似人非人、似鳥非鳥、似魚非魚,有結隊的光頭男孩,有旋渦狀的大氣、云彩,也有長出翅膀作陶醉狀飛翔的孩子。這種非現實的空間,超自然想象,寄托著他的精神理想。他說,“真正的藝術是去拓寬世界和生命的邊界,能獨立思考,更要做出前衛探索”。

無論是早期的光頭,還是后來的具有生命寓意的昆蟲、陶瓷,方力鈞都在勾畫不同時代與社會語境下的生命狀態,這些通俗、夸張的形象,傳遞的是他對生命和當下的思考。

如今,“畫畫、創作陶瓷、版畫制作;策展、布展、參展;玩樂、喝酒 、圍觀小動物……”是方力鈞感興趣的事情,當然還有拍抖音,做直播。他希望讓更多普通人喜歡上藝術。

他既拍自己的畫,也拍朋友的畫,還會拍小朋友畫畫;他拍自己制作陶瓷、版畫藝術作品的過程;他還會興致勃勃把自己改良創作工具材料的過程也分享出來。

方力鈞也會分享一些藝術家的“奇怪”愛好:他不厭其煩地觀察拍攝地上、草叢里、樹林中的昆蟲、青蛙、小鳥等小動物,還用連續劇的方式記錄了螞蟻們搬運物品的全過程,說是“見微知著”。

沒用多少時間,方力鈞就在抖音發表了300多條視頻,喜歡了850多個視頻,關注了2090名抖音網友。如今身為抖音藝術顧問,方力鈞認為未來的藝術家,很有可能會從他超長的關注列表里產生。

這才是藝術應該有的樣子

坐進劇院欣賞一場交響音樂會一直是件奢侈的事情。動輒上千元的票價、高雅的正裝華服、亮光閃閃的精美樂器,都給觀眾留下高門檻的印象。但如今,一些入駐抖音的交響樂團、音樂劇場機構,通過直播、短視頻等方式,讓更多人可以親近、喜愛這門高雅藝術。

去年12月22日,國家大劇院迎來13周年的生日,他們決定在抖音發起了一場線上藝術節直播。從當天早十點到晚十點,不間斷直播了整整12個小時,以其回饋樂迷們的熱情。

最近兩年,國家大劇院在互聯網上人氣飆升,一掃曾經“高不可攀”的刻板印象。在抖音,該劇院幾乎平均每周都有一場免費演出直播。貝多芬四部奏鳴曲、布魯克納的《第二交響曲》、理查·斯特勞斯專場音樂會、經典黃梅戲《女駙馬》等不一而足。國家大劇院音樂藝術總監呂嘉表示:“線上直播很成功,感覺像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就在“13周年線上藝術節”直播的前幾天,國家大劇院另一場趣味十足的直播剛剛結束——“回味經典歌劇中那些讓人‘意難平’的CP們的愛情故事”,表演曲目包括《今夜無人入睡》、《春風你為何喚醒我》等,通過充滿新意的角度來讓人領略一幕幕經典歌劇。

國家大劇院對當下社會熱點的即時回應和互動創作,也讓人看到了傳統藝術與時俱進的改變。比如在其抖音主頁置頂的原創抗疫主題交響合唱《天使告訴我》,用交響樂的形式來表達對白衣天使的敬意,成為疫情期間的網紅作品。很多演奏家開始在網上直播,甚至分享日常生活,與樂迷互動。

當高雅藝術主動走下神壇,與抖音等新的媒介平臺產生交互,受益的往往是更多普通人。很多樂迷樂在其中,他們甚至與演奏家們相互切磋,彼此問候。一位演奏家在直播中說,“這才是藝術應該有的樣子”。

有一群孩子在唱歌

抖音上,有一群孩子在歌唱。

并不只是唱歌,土豆王國小樂隊的每條視頻里,孩子們都是在一個特定的情境里表演:搖頭晃腦、拍手跺腳、擠眉弄眼。這種帶著童真味道的浮夸,讓人不僅是在欣賞音樂,更是在享受生活的快樂。

對于“玩音樂”這件事,土豆王國小樂隊有很多想法。

在樂隊成員12歲的草莓同學和11歲的艾窩窩同學看來,“玩音樂”就是一個孩子隨便打了個鼓點,另一個孩子用吉他彈幾個和弦,鋼琴也跟著加進來,會唱歌的孩子和著旋律哼上幾句即興的小曲兒,“很奇妙地就合在一起了”;又或者是隨便逮著幾個能響的玩意兒,“動次打次”地就演奏起來。

后者也是土豆老師所想的,不過他設想的場景則是在一間廚房里,大家拿著各式廚具“叮呤咣啷”地玩起來。

另一種玩法是把已經寫好的歌,換一種風格來演繹。土豆老師從不跟孩子們解釋歌曲里那些大人們的情感,因為“模仿大人就會顯得很做作”,反而是孩子們獨有的味道,會把這首歌演繹得很“好玩”。

土豆老師覺得,視頻拍出來后,是不是給觀眾帶來了快樂,也是評價“好不好玩”的一個標準。

為了精益求精,每條視頻,土豆老師都要準備上不同風格的布景、服裝,搭配孩子們對這首歌曲的演繹。而孩子們也會自己設計好動作和表情,幾十秒的視頻里,一刻都不會讓自己呆在那兒?!巴瑢W都在看,他們也不敢隨便糊弄,不然自己都覺得沒面子?!蓖炼估蠋熣f。他對所有已經是樂隊成員,以及想參加樂隊的孩子們和家長們,都會說:要玩,就認真地玩。

土豆老師就這樣用短視頻的方式,在一群孩子的心里種下了音樂的種子,很多同學都把未來能創作自己的音樂當做夢想。這也是藝術最想做的事情。

藝術的訓練和熏陶,其實會影響人的一生。

北京電影學院副校長胡智鋒認為,專業藝術家給抖音指出了審美方向,原生藝術創作者構建了抖音的審美主流,龐大的抖音普通用戶群體,受到這兩者的影響,通過視頻、直播參與到了藝術審美中來。

作為抖音藝術普及行動“DOU藝計劃”的聯合發起人,胡智鋒期待這種嚴肅藝術的“下沉”和生活藝術的“上揚”,并認為兩者的交融有助于整個社會審美提升。

抖音正在努力成為展現這種交融的平臺。生活中并不缺少美,缺少的可能是一雙發現美好的眼睛。而在抖音,人們可以記錄美、傳播美、放大美。這讓藝術之美,散發出更耀眼的光。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